CEAC Chinese European Arbitration Center Chinese European Arbitration Centre

法律适用选择示范条款

The choice of law clause offers the possibility to clarify the applicable substantial law to a dispute. This might be a national law or a neutral set of rules.

示范条款

以下法律适用选择条款由《中国欧洲仲裁中心汉堡仲裁规则》第35条规定:

本合同应适用

a) ____________________(国家)的法律,或者

b)《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公约》,不考虑任何国家保留。对于《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公约》不涉及的情形,补充适用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制定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和其他可以适用的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或者

c) 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制定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并补充适用其他可以适用的法律。

下载:法律适用选择示范条款

解释说明

  • 法律适用选择示范条款

    如果合同当事人不能就选择法律适用条款达成一致,通常法律纠纷开始于寻求适用的法律。如果当事人没有填写选择适用法律,则仲裁庭规则规定,仲裁庭采用其认为合适的法律。此种情况下,当事人放任仲裁庭决定适用的法律。

    明确决定适用法律是有意义的做法。当事人应当对合同的缔结在谈判程序的框架下已经就适用法律达成一致。

    此处建议的法律适用选择条款包含两种情况,自由选择某一特定的国际法或是中立法作为适用法律。

  • 选项A

    a) ____________________(国家)的法律,或者

    示范条款选项A是一项国际法的典型选择。

    有时对于当事人来讲,由于各方当事人不能采取本国法律或者选取适合的中立法的尝试过于昂贵,导致难于对选择某一特殊国际法达成一致意见。此情况下,选项B和C提供可能的解决方式。

  • 选项B

    b)《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公约》,不考虑任何国家保留。对于《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公约》不涉及的情形,补充适用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制定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和其他可以适用的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或者

    选项B是对国际合同或具有买卖成分的混合型合同的条款。选项B选择《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该公约提供了统一的国际销售公约,其文本和国际适用范围都容易获得。目前也可获得其在线国际司法裁判

    示范条款内选项B是参考《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排除成员国对其可能做出的保留"。该规定排除了对当事人国家法律适用选择。例如,排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第96条做出保留(旧版)。对于合同的法律保留必需书面方式确定因而比中国债法本身更加严格。

    由于《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并没有涉及全部的相关法律的问题,选项B规定了通过《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用《欧洲合同法》的基本原则来进行补充。

  • 选项C

    c) 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制定的《国际商事合同通则》,并补充适用其他可以适用的法律。

    选项C对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 规定了一个完整的引用。当前全世界的仲裁庭和国家法院有400多个决定可供查看。

  • 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和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

    国际统一私法协会《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合同法基本原则)为对国际合同可适用的法律做出创新性的规定。 它们是对于国际贸易合同的非立法机关做出的法典或一个法律的总体部分的"复述"。它们是由来自全世界所有权威的法学体系和地缘政治区域的中立的专家组共同构建,并通过私法统一化的国际机构任用而来。国际统一私法协会是一个国与国之间的组织,由63个成员国组成,包含中国和大部分欧洲国家。

    现行2010版本的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是1994年首次公布,由前言和大约200个条款11个章节组成:总规定,合同缔结和代理权,有效性,解释,内容和第三方权利,履行,不履行,抵消,权利让与/义务转让/合同转让,追诉期以及债务人多数和债权人。每个条款都有注释并加以实际例子补充,从而解释说明规则的背景以及不同的实践功能。

    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是传统和创新的混合体。换言之,在国际普遍认可的解决方式优先原则下("共同核心问题"原则),也仍然会为了达成国际贸易的最佳要求而采用例外式的解决办法,即便是国家法律层面仅由少数的支持观点("更好的规则"原则)。

    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被定义为"法律思考的全球化的重要的一步"(J.M. Perillo)而且它确实在一系列实践当中起到了这样重要的作用。

    它被众多的国家立法者用作国内合同法改革的参考。

    首先仲裁庭在其仲裁裁决中关于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的数量是日益增加的。一系列的仲裁裁决中它被看作为确定争端实体的法条,要么是根据各方当事人明确要求,要么是合同本身规定了"普遍性法律原则","根据惯例"(lex mercatoria拉丁文)或者类似内容。仲裁员将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视为在超国界或跨国界基本原则和基本法方面特别有说服力的例子。另外的一些案例中,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被作为国际统一的法学工具用来解释说明,特别是对《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更有一些案例中,它被用来支持某国家法创新的解决方案或是用来填补国家法的空缺。

    2007年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在第40次全体大会正式支持国际统一私法协会 《欧洲合同法》基本原则并通过国际经济共同体推荐使用。